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手机网站 您好,欢迎来到武汉代孕_武汉地区第一代孕公司_代孕常识大全_武汉人自己的代孕网官网! <本站提供:代孕,武汉代孕等服务.>
咨询电话:400-602-6662 当前位置:武汉代孕 > 前沿技术 >
预约中心 center

自助预约(保障隐私)

项目:

姓名:

电话:

今日推荐 recommended
代孕资讯 Hot article

法无禁止即可为,但代孕例外·武汉代孕

文章来源:武汉代孕网 更新时间:2017-09-05 09:00阅读量:

21日,《计生法修改草案》增加条款“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”,这是首次试图把“禁止代孕”写入法律。4天之后,《草案》又将“禁止代孕”相关的条款拟删除,《计生法》不规范、不禁止,是否意味着“法不禁止即自由”?

实际上,除香港允许非商业代孕之外,中国其他地区按相关法规,任何代孕方式都是非法的,代孕一词又重新回到了灰色地带。而究其根本,代孕是对不孕不育夫妻其生育权的最后一道救济。

代孕非法否定的是自由选择生育方式的生育权。

William Stern是在大屠杀中幸存的犹太人父母唯一的孩子,特别渴望有一个亲生的孩子,而妻子Elizabeth患有多发性硬化症,怀孕风险太大。在纽约不孕症中心(Infertility Center Of New York,ICNY)的安排下,William Stern夫妇与代孕妈妈Mary Beth达成代孕协议,Stern夫妇的受精卵通过人工受精植入Beth的子宫,孩子出生后由Stern夫妇抚养,同时支付Beth一万美元的酬金,终止 Mary Beth 的生母权利。

1986年3月27日Beth产下一名女婴,取名为 Melissa,后来被人们叫做“Baby-M”。数日后,Beth发现自己无法割舍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,带着Baby-M逃往了佛罗里达州。William Stern夫妇以Beth违反代孕协议,向当地法院提起讼诉请求。新泽西州高等法院的法官尽管判定代孕协议无效,但认可代孕生产的方式是合法的。

美国新泽西州高等法院法官Harvey Sorkow在审理Baby-M案时提出:“如果一个人有权以性行为方式生育,那么他就有权以人工方式生育,而且这种生育方式也应受到保护,本法庭认为这种受保护的生育方式可以扩展到用代孕生孩子。”

法无禁止即可为,但代孕例外

以Baby-M为题材的电视剧宣传海报。/wikipedia

将代孕作为人的生育权的自由选择,是基于人类生殖辅助技术(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iques,ART)的自然延伸,承认了代孕不可否认的现实基础和合法化的空间。

中国有广泛的代孕需求,不能诉诸合法途径,只能转为高风险的地下代孕交易。

而在人口红利回落、独生失度风险增加的今天,中国合法代孕的现实需求同样不可否认。中国人口协会2012年公布的《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》显示,目前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,就有1对面临生育的问题,不孕不育率已经达到 12.5%之至 15%,接近发达国家的15%-20%,而治疗失败的约占66%。因此,对那些即使通过人工授精也不宜自己怀孕的特定人群来说,他们的有权选择生育方式,合法代孕的途径具有不可或缺的现实需要。

而在中国大陆地区,任何方式的代孕都是非法的,直接否定了寻求代孕者的生育权。

中国大陆地区涉及“代孕”的规定,只有2001年卫生部出台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这一部门规章,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:“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、合子、胚胎。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。”在没有针对代孕的独立法律出台之前,卫生部的部门规章在几乎所有代孕案件中等同法律条款的效力。

卫生部一部法规将代孕置于完全不合法的地位,则让根植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的“借腹生子”,促生了一个日益繁荣的地下代孕市场——委托非医疗机构和非医务人员的代孕交易。2014年《纽约时报》的调查报道揭开了中国地下代孕市场的冰山一角。

地下代孕交易双方的利益无法保障,代孕协议只是一纸空文。

《纽约时报》接触的六家湖北武汉的代孕中心,都出现代孕妈妈“供不应求”的现象。其中至少有三家表示,每年的业务增长量在30%左右,而像这样提供代孕服务的公司,中国约有1000家。对于每年通过代孕诞生的婴儿数量,业内人士估计在5000到1万人以上。同时代孕妈妈们还要承担相应的健康风险,为了保证受孕,需要在短时间内注射大剂量黄体酮孕激素,可能会引发血栓等健康问题。此外,如果客户提出“只要男孩”的要求,怀了女孩的代孕妈妈只有打胎。甚至有部分代孕机构提供性行为直接受孕的方式,这在大多数代孕合法的欧美国家也是非法行为。

不仅是代孕妈妈的权益,委托方共同签署的“代孕协议”在中国现有法律框架内,都没有法律效力,双方权益都无法保障。

法无禁止即可为,但代孕例外

30岁来自乡村的孔女士在中国的地下代孕中心做代孕妈妈。/nytimes

据《中国青年报》,2011年,厦门蔡某的孩子因车祸不幸死亡后,求子心切的蔡某通过代孕中心找到了小翟为其代孕生子。第二年3月,生下了女儿后,爱女心切的小翟拒绝将孩子交给蔡某夫妇抚养,蔡某一怒之下断了女儿的奶粉钱。小翟于是将蔡某告上法庭,要求获得孩子的“抚养费”。蔡某则一直“咬定”自己与小翟之间存在代孕协议,按协议有权获得孩子的抚养权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我为什么坚决反对“代孕”合法化!

下一篇:下一篇:严查非法采供精“代孕”,山东这27家医疗机构具备资质